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一)

      

    宜興紫砂陶是我國傳統工藝陶瓷中一枝獨秀、別具一格的藝術陶。宜興紫砂陶的造型設計千姿百態,主要分為圓器、方器、塑器和筋紋器四類。圓器、方器俗稱光貨,塑器俗稱花貨,筋紋器俗稱筋瓤貨。各類造型歷史上都有很多著名藝人和優秀作品。花貨塑器類以獨特形式聞名於世,享有很高聲譽,因此有必要對紫砂花貨塑器類進行藝術探討和研究,以利於業界發揚光大。

 

    所謂塑器,書面表達為模擬器,亦稱“花色器”,行話稱“花貨”,考古學術界稱“象生器”。紫砂壺模擬器,取材於植物、動物、器物和人物,其中以植物、動物較多,其次是器物,人物較稀見。植物中有松、竹、梅、荷花、牡丹、菊花、石榴、海棠、桃子、葫蘆、南瓜、北瓜、西瓜、芒果、佛手、葡萄和荸薺等。動物中有龍、鳳、鳥、松鼠、獅、虎、象、雞、鴨、魚等。器物有秦鍾、漢鍾、宮燈、箬帽、石磨、井欄、舟船以及包袱等。人物有老翁、僧家等。模擬器中一部分為全部仿真,經藝術加工處理,運用捏塑、雕刻等技法,將壺體、嘴、把蓋等,都製成仿真形,生動優美,具濃郁生活情趣。如《梅椿壺》、《松段壺》、《竹段壺》、《一捆竹》、《荷花壺》、《南瓜壺》、《宮燈壺》、《石磨壺》、《牡丹壺》、《荸薺壺》等。紫砂壺中部分仿真,指在壺體或嘴部、把部、蓋部、鈕部仿真,如《包袱壺》、《箬笠壺》、《龍柄風流壺》等。模擬器在造型上,注重是象徵手法的運用,不但“肖形狀物”,更重“寄情寓意”。如以松為題,主要表達松的高潔、堅毅和蒼勁的性格;以竹為題,著重表現竹不屈不撓、堅韌挺拔、高風亮節的君子風範。歷史上供春、聖思、陳鳴遠和當代的朱可心、裴石民、蔣蓉、汪寅仙等,都是製作模擬器的名師。傳統的《樹癭壺》、《松椿壺》、《南瓜壺》、《竹筍》、《荷花壺》、《梅樁》、《聖桃》等,都是模擬器中的代表作。紫砂花貨塑器造型涉及紫砂陶藝所有品種,除了紫砂茗壺以外,在盆、瓶、杯、文房雅玩等方面均有非常出色的製作名家和名品問世,在壺類上更是名家輩出,名品迭出,美不勝收,譽滿天下。它們不僅滿足人們的實用要求,還具有良好的觀賞收藏價值,在美觀陳設和實用把玩上,紫砂花貨塑器古雅別致,毫不遜色於其他類造型,在自然逼真上還勝出一籌,別有風味。

 

    許多著名的紫砂花貨塑器匠師在長期的創作實踐中,在花貨塑器造型的設計中苦苦探索,孜孜追求,在注重造型的同時同步提高創作技巧,以紫砂五色土為主色原料,點綴裝飾,來于自然勝於自然,堆、雕、貼、鏤,“脫盡人巧聚眾工,神工鬼斧難類同”。在創作中注意整體的古樸大方,自然逼真,協調勻稱,注意作品的精、氣、神、韻;注意作品的端莊大度,氣勢挺拔,跌宕別致,新穎內涵,追求天然妙成的特色風格。一件好的紫砂花貨塑器作品,讓人百看不厭,百玩不厭,越玩越有味,越玩味越足,直至癡迷於紫砂花貨塑器藝術作品之中。這一品味使紫砂花貨塑器作品從問世以來就為人喜愛,盛銷不衰,並為壺界同仁、藏家、文人、權貴、專家、學者一致認同。本文將就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作一探索,以求方家指正。

 

    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之一就是返樸歸真,形神兼備

 

    無論是什麼形制、形態、形狀,自然界包羅萬象,都是紫砂花貨塑器作品形象的語言,這種語言就是表達,就是用紫砂五色土材質塑造自然逼真、千姿百態的形象。這種造型創作、設計構思並以泥土塑造的形象,是匠師們經過深思熟慮、嚴整構築、濾盡心血、不斷地進行嘗試和實踐、調整和修改、通過心與腦的結合、通過智慧的結晶、通過雙手在創作中提煉而成。這種語言是制壺創作者本身的心意表達、情感表達以及對大自然的一種回歸和認知。語言造意會告訴人們紫砂花貨塑器作品到底是什麼東西,有沒有趣味性、思想性、藝術性,最終在提煉和變化中得到昇華。一個作者的生活底蘊、文化修養、工藝基礎,都會在塑造表達中得到反映。

 

    花貨塑器歷史名作供春《樹癭壺》是根據宜興湖父金沙寺中一棵蒼老的銀杏樹樹杆上的疤節創作設計的。創作設計者明代的紫砂鼻祖、花貨名匠供春巧妙構思,用七凹八凸的銀杏樹皮紋理佈滿全身,嘴把用樹枝自然胥出,反映出作者的個性情趣、興致愛好、意願志向。一直到現在,供春《樹癭壺》都列為紫砂歷史經典之作。另一位以製作《桃杯》而聞名的明末高手項聖思,製作大小桃杯無數,形制各異,巧奪天工。現藏南京博物院的《大桃杯》是項聖思的不朽名作。該《桃杯》以蒼勁的桃杆為把手,蒼勁老辣,遒勁有力,生動有趣。半截桃形為杯體,圓渾玉潔,玲瓏剔透,活潑可愛。桃葉和枝蔓為基座,結構嚴密,生態各異,佈局合理。枝蔓或粗或細,葉面或大或小,花果或疏或密,枝杆或整或殘,疏密有致,紋理清晰,用功獨到,技藝卓絕,在紫砂花貨塑器類作品中獨一無二,令人歎為觀止。同樣,清初名匠陳鳴遠,精心製作的《束柴三友》、《天雞》、《南瓜》、《包袱》、《梅樁》等壺,作品構思之脫俗,設色之巧妙,工藝之僂籈★F到了空前之水平。南京博物院珍藏之陳鳴遠《南瓜壺》以南瓜為壺體,瓜柄為壺蓋,瓜葉卷成壺嘴,瓜藤扭曲為把。壺身瓜瓤自然生動,嘴把協調和諧統一,葉脈紋理刻劃逼真,整體南瓜自然可愛。陳鳴遠的花貨塑器作品廣泛流傳海內外,成為人們爭相收藏的珍品。“宮中豔說大彬壺,海外競求鳴遠碟”,他的作品可與三代古器並列而毫不遜色。美國西雅圖藝術館館藏陳鳴遠的《梅樁壺》是一件強有力之傑作,殘杆、破皮、枝椏都極富生態,動感強烈,線條流暢,神韻十足,反映出作者對大自然物狀之感受和認識,從不同處理中給人們帶來娛樂和享受。趣味性越強,想像力也就越強,再加上精湛技藝發揮到盡致,作品才顯得美,才有藝術性。這就把作者和作品很自然地融洽在一起,形神兼備,心意合一,個性和特點得到統一。

 

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二)

      

淘藏網編輯部  來源:不詳   點擊:88   時間:2007-1-7 0:28:04  

      

 

    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之二就是生態和形態的統一

 

    紫砂花貨塑器自然形與紫砂光貨幾何形之間有它的不同之處。自然物體是自然生態與動態的反映。紫砂花貨塑器形式千姿百態,變化無窮,但不能脫離生活,違反生活規律。民國藝人馮桂林以構思巧妙,細巧玲瓏聞名於世,創作題材涉及松竹梅瓜果,形體涉及高中矮、方圓長、變異,素有“千奇萬狀信手出”之譽。他創作的《五竹壺》現藏宜興紫砂工藝廠陳列館。該壺構思獨特,匠心別致,外方內圓,似方實圓,角方肚圓,說方是圓,說圓是方。五竹連體,竹莖胥出為流,竹節拼搭為把,竹段束集為鈕,令人歎為觀止。

 

    紫砂花貨塑器巨匠、大師、一代宗師朱可心,藝術造詣頗深,設計能力頗強,技藝全面,心靈手巧,壺瓶鼎盆樣樣精通,著名的留世之作有《雲龍壺》、《龍鳳瓶》、《竹節鼎》、《圓松竹梅》、《松鼠葡萄壺》、《雲龍鼎》、《荷葉咖啡具》、《報春》、《長青》、《彩蝶》等。他創作的《雲龍壺》氣韻貫通,神龍隱現於行雲之間,浮雕形態生動,風格深厚淳樸,古樸雅致,靜穆大方。《報春》、《長青》系列之作,以松、竹、梅、柏、桃為素材,巧妙構思,在狀如心形的圓壺身上分別堆塑精雕青松、翠竹、寒梅、古柏、碧桃形象,突破傳統紫砂花貨塑器形態框架,開創紫砂花貨塑器實用藝術之先河。《彩蝶壺》渾厚簡樸,著重刻劃壺鈕、壺嘴、壺把,以簡托繁,以細膩化潔靜,達到壺靜蝶舞、藤卷葉動之態勢,在形態、生態、動態、靜態的強烈對比下,增強藝術感染力。

 

    工藝美術大師蔣蓉的作品在生態和形態的結合上高度統一,有著雅俗共賞的藝術生命力。《荷花茶具》以一朵出水芙蓉為壺身,荷葉與荷梗作壺把,在蓮蓬形的壺蓋上,顆顆蓮子都能活動,上綴一隻小小青蛙,米黃色的荷花上隱現紅色的紋理,在墨綠色的壺把襯托下更顯得嬌豔動人,青蛙的造型與配色自然逼真,可愛動人,整件作品從構思到完成均充滿了田園情趣。同樣,蔣蓉創作的《西瓜壺》亦具有這一特徵。西瓜壺身小巧渾圓,皮色花紋碧翠晶瑩,俏似皮薄漂亮的“解放”小西瓜,讓人感覺到它的清涼甘美。瓜藤、瓜莖塑造壺嘴壺把,壺把處攀出一張墨綠的瓜葉,二朵嫩黃色小花,一支捲鬚逼真自如。蔣蓉用以少勝多的手法,使作品既實用美觀又富有藝術魅力,達到出神入化之境地,正所謂是瓜熟蒂落,功到自成。蔣蓉的代表作品《牡丹壺》,形大豔美,雍容華貴,“天下真花獨牡丹”,以大紅花朵為壺身,花蕊側瓣開出嵌蓋,使之天衣無縫。莖頂生花,莖上生葉,莖下接杆,分瓣老梗新枝作壺把,“三叉九頂”牡丹嫩葉成壺嘴;以黃色彩蝶作鈕,倍增情趣,《牡丹壺》觀賞性強,收藏界向來視作珍品。

 

    以上名家在創作設計作品時比較注意生態和形態的高度統一,將紫砂得天獨厚的可塑性及手工陶藝的精細入微性和巧奪天工的表現力發揮得淋漓盡致,並符合生活規律,頗具時代精神、時代氣息,將作者個性、思想情感、意志性格巧妙地融進作品中,加深了創作意蘊、立意、內涵,用紫砂花貨塑器語言將紫砂花貨塑器作品的特色、特點告訴玩家藏家,讓人們在藝術中得到陶冶和薰陶,在把玩中得到享受。

 

    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之三是作品的神韻

 

    神與韻難以用語言表達,而是靠心靈感受、心領神會,這是由埵V外藝術感染力的反映,也就是所謂的藝術魅力的真諦所在。源于生活必須高於生活,藝術並不是生活原形的再現,藝術的表現形式必須在似像非像之間。吸取自然形態和造型或是將自然形態的東西作為局部的裝飾,要將生活中美的東西提煉出來,去粗取精,去偽存真,濃縮美化,進行創造,也就是追求自然生氣的骨力所在,而絕不是停留在表面,照搬硬抄,重複堆砌,僵硬死板,或者是不倫不類,庸俗低下。

 

    當代工藝美術大師汪寅仙創作了松、竹、梅、桃、果、瓜、木系列作品,以自然古樸為基調,具有豐富文雅的造型語言,千姿百態的表現形式,自然逼真的型製造意,深思熟慮,提煉變化,合理佈局,追求自然生氣的骨力所在,追求內涵深蘊的傳統文化,追求富於想像的趣味品位,追求紫砂藝術的精神所在。如汪寅仙創作的以竹為題材的系列作品,就具有清秀挺拔,瀟灑飄逸的個性特點;創作的以松為題材的系列作品,就具有老辣蒼勁,氣魄橫生,富有生命的魄力所在;創作的以桃為題材的系列作品,就具有生機盎然、斑駁縱橫,並運用豐滿的花果來反映桃的生命和活力;創作的以梅為題材的系列作品,就具有冰肌鐵骨之勢,梅花疏影橫斜,極富傲霜鬥雪之精神氣質;創作的瓜果木等系列作品,均具有細膩精緻,逼真自然,以假亂真,出神入化之效果。氣勢與神態高度統一,既有天然妙成之韻,亦有手工精緻之趣,使作品趨於完美無瑕,達到玩味無窮之境地。《五代同堂》壺身為一隻豐滿的桃子,桃子的尖端處順沿胥出為嘴,大膽誇張。壺提梁為一具桃杆,提神取勢,別具生態,把梢處綴以桃枝、莖、葉、脈、果,鏤空塑成,與蓋面桃枝、莖、葉、果遙相呼應,生態各異,姿態優雅,萌發出勃勃生機。寓意國泰民安,五穀豐登,家庭幸福,吉祥如意,體現出自然界的真善美和人性間的真善美,在紫砂花貨塑器作品中有機結合上得到的充分反映。

 

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三)

      

淘藏網編輯部  來源:不詳   點擊:63   時間:2007-1-7 0:28:04  

      

 

    當代壺藝大師何道洪轉益多師,博採眾長,不拘一格,師古而不拘泥于古,將其淡泊誠摯的性格注入作品之中,展現了淳厚、細膩、精緻的風格,自成一家。《歲寒三友》壺自古便是文人雅士所推崇的精神象徵。傳統之作常以束柴形式出現,盡取其堅貞不移之意。何道洪捨棄傳統另覓新趣。全器以健壯的松樹樁為主體,將竹與梅簡化成一個片斷,取嫩枝新蕊作點綴,一脫傳統之繁瑣。壺嘴壺把及鈕的表情豐富生動,桀傲不馴,充分傳遞了淩霜傲雪,堅貞不屈,堅定不移之姿態之精神、之氣概、之面貌。在整體配合上,採用或明或暗,或動或靜,或流或止的對比手法,把人們的審美感受始終吸引到一種和諧怡美的境界中,給人以強烈的心靈感應與藝術啟迪。這些源于生活高於生活,源于傳統立足創新的紫砂花貨塑器作品,形象生動別致,整體完美統一,可謂是韻致怡人,敦朴高雅,意韻悠悠,耐人尋味。

 

    紫砂花貨塑器的藝術特點遠不止綜上所述的幾點。歷史上參與創作紫砂塑器的壺藝作者多不勝數,所以僅靠一二篇文章就能讀透是遠遠不夠的。從明代的供春開始,所有的名藝人均有經典之作流傳於世。如“壺家妙手稱三大”的時大彬、徐友泉尤善制塑器。時大彬所制的《梅花壺》氣勢渾成,《菱花壺》工巧有致,《柿形壺》古樸韻致,為世人之寶。徐友泉更是製作塑器的天才,他捏塑的《臥牛》曲盡厥狀,《仿古尊罌》妙出新裁。在泥色調配方面有獨到之處。製作的塑器作品型制有《蕉葉》、《蓮芳》、《菱花》、《合菊》、《荷花》、《芝蘭》、《天雞》、《竹節》等,泥色有海棠紅、榴皮、葵黃、粟色梨皮等。清代吳梅鼎《陽羨茗壺賦》謂其:“綜古今,極變化,技進乎道,集斯藝之大成。”再如清初的許文龍所制花卉象生壺,殫精竭慮,巧不可言。當然一代大家陳鳴遠,更被著名詩人汪文柏贊曰:“古來技巧能幾人,陳生陳生今絕倫。”揚彭年之妹揚鳳年所制《竹段壺》清秀細膩,《鳳卷葵壺》刻意表現風吹卷葉之動勢,直至當今仍然作為紫砂藝人製作之範本。清末著名藝人黃玉麟作品脫盡清末纖巧之氣,有明代淳樸雅致之風。所制《魚化龍》格調高雅,氣勢渾成,可謂鬼斧神工。著名藝人裴石民曾先後為《供春壺》配蓋,為《聖思桃杯》配托,史有“二美”之說。所作《五蝠蟠桃壺》造型大度,典雅別致,時譽“鳴遠第二”。這些自明清至當代的著名紫砂塑器名藝人,在歷史的每個發展階段,均為發展紫砂塑器的造型、壺體、技藝、文化意境,留下深深的歷史烙印。

 

    人們常說,繼承傳統,吸取精華,從形似到神似,從傳統中求創新,在創新中求突破。關鍵是什麼?是要抓住作品的意韻和氣韻,最終達到神韻的境地。圈內人行話:做得像不是本事,只有把握住物體的內涵精神,循其軌跡去構築推敲,花功夫去概括、取捨、誇張、創意,進行藝術創造,突出其精神,豐富其神韻,才有成功的塑器作品問世。

 

    一件好的紫砂花貨塑器作品還必須在選料上、配色上、造型上、設計上、工藝處理上、燒成處理上狠下功夫。在製作過程中注意不同品種採用不同手段、不同方法,包括工具的改革和創造運用,注意把握工藝流程中的環節問題,才能反映出紫砂花貨塑器作品的特徵特點,反映出作者的個性風格,反映出作品的精緻,反映出作品的形、神、氣、韻,也最終體現出作者本身的藝術修為和製作工藝水準。紫砂花貨塑器作品特點的反映,必須要有扎實的功底和基礎。紫砂技藝的掌握,並不是一日之功,百日之功就可以訓練達到的,這需要作者勤奮學習,踏實巧幹,需要作者悟性和靈性的發揮,且必須通過千錘百煉才能掌握技巧,運用自如,妙趣橫生,妙若天成。

 

    紫砂花貨塑器作品除個別外,均同時具有實用把玩與欣賞的雙重功能。側重於實用的手法較為簡潔,常常通過提煉歸衲,以少勝多,裝飾點綴,起到畫龍點睛之作用,因而比較含蓄,耐人尋味。側重於欣賞的手法比較寫實細膩,施藝精細,追求色彩效果,惟妙惟肖,生意盎然,因而比較開放,端莊豔麗。總體來說,實用把玩與欣賞不可分割,前人概括為巧形、巧色、巧工。巧形,即是造型設計新穎獨特,不落俗套,形神兼備。講究視覺上的美觀、觸覺上的舒適、使用時的安全牢固,以及裝飾點綴的合情合理。巧色,即是巧妙利用紫砂五色土泥色,調理配置,在佈局安排上恰到好處,突出主題,豐富題材,深化作品的寓意底蘊。巧工,即是要掌握高超的技藝水準,在形象塑造、細部刻劃上得心應手,運用自如,對泥性充分地掌握,對工藝流程、工藝技法充分地掌握,且創造性地靈活施展各種“絕技”、“絕活”,才能創作出水準更高更好的紫砂花貨塑器作品。

 

Back to Teapot Main Page

Click Here to See Other Teapots

Click Here to Go Back to Homepage